特別報道
2019年12月22日
第33卷 50期
獨家專訪紅衛兵領袖蒯大富 (江迅、袁瑋婧)

前紅衛兵領袖蒯大富(圖:江迅)

文革時期北京高校學生造反派五大領袖之一的蒯大富,因多次腦梗入住深圳養老院已七年,現病情好轉,駁斥網絡上關於養老院及家庭的傳言。蒯大富認為毛澤東是中華民族空前的民族英雄,文革沒錯。

蒯大富是誰?沒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或許都沒聽過這個名字。「蒯大富」是中國擺脫不了的歷史時期的一個印記。一個經歷了「政治過山車」的名人,回歸之路則濃縮改革開放以來的現實。

先說個簡介。蒯大富,今年七十四歲,一九六三屆清華大學工程化學系學生,在「文革」中,他和北京大學的聶元梓、北京航空學院的韓愛晶、北京師範大學的譚厚蘭和北京地質學院的王大賓,被統稱為北京高校學生造反派的五大領袖,領導、參與文革初期的一系列造反活動。文革後被判有期徒刑十七年,先後被關押在北京監獄和青海共和縣塘格木監獄,一九八七年十月被釋放,回青銅峽鋁廠工作。一九八八年八月,蒯大富與比他小十五六歲的北大七八級學生羅曉波在南京登記結婚,後育有一女。上世紀九十年代,他先後在山東、北京、江蘇等地任職多家公司,最後落腳深圳經商。

他近期成為網絡熱點人物,事緣有「熱心人」去深圳看望蒯大富後,在網絡上寫了數百字,掀起一股被蒯大富家人視為的「網絡暴力」,說「很蒼老」的蒯大富住的養老院「環境很一般……民間要排隊十年方可進入,只是收費便宜,連伙食費每月一千八百元(人民幣,約二百五十五美元)」,「中午在那裏吃了一份午餐,售價八元,我一半都吃不下去」,「老蒯在那裏住了七年,要是我一天都住不下去」,「那三樓單人房間裏髒得一塌糊塗,地上放著抓鼠的膠紙」。

在網絡上,還有人說,「當年,因蒯大富自身政治原因,深圳不批准他落戶。十多年前,為了能落戶深圳,蒯與羅曉波假離婚,辦理離婚手續以後,羅曉波和女兒順利落戶深圳。深圳市戶籍辦好後,羅曉波卻不願復婚,也不再照顧蒯大富。老婆背叛了他,戰友遠離了他,他決定去養老院,至今已在養老院呆了七個年頭」,「蒯前半生因政治遭難,被判刑十七年,沒想到他的後半輩子又因少妻遭了難,要在養老院裏度過餘生」,「蒯大富活得夠狼狽的,老了老了,工資社保無著,老婆離婚,三次中風,貧病寂寞,潦倒在敬老院。堂堂欽定御封的『五大領袖』,到此地步不勝唏噓。反過來想想,當年黨中央選出的、憲法規定的『國家主席』、『唯一的副統帥』,哪個不比蒯兄更慘?知足吧,誰讓我們生活在這個浮沉不能自主的蹉跎歲月」……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20年1月31日
第34卷 05期
新加坡發布的東南亞政商學界民調顯示,在十個東南亞國家中,若選邊站,七個選擇中國,三個選擇美國,但對中國勢力擴張保持警惕。 中美貿易戰背後的兩強爭霸局面在過去一年越來越清晰展現在世人面前,許多國家和區域...
2020年1月12日
第34卷 02期
台灣總統選舉陷入「亡國感」與「剝奪感」的對決,青年普遍希望超越藍綠、厭倦兩黨政治分贓,重視居住正義,但受到「反送中」議題設定影響,恐懼或厭惡中國;但也面對若台海爆發戰爭,青年需要上戰場的殘酷,成為新一...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