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年12月8日
第33卷 48期
「最後的讀書人」流沙河歸去 (江迅)

流沙河

中國詩人流沙河在成都去世,享年八十八歲。一九八九年後,流沙河封筆不再寫詩,開始「說文解字」研究,致力於中國古典文化與古文字研究。他被譽為中國「最後的讀書人」。

八十八歲的流沙河歸去,走到人生終點站。他的一生都濃縮在漢字中。現代詩人是他最耀眼的名銜,他還是文化學者、作家和書法家。三十年前的一九八九年,他封筆不再創作詩歌,但他在中國詩壇的地位從未有動搖。半年前的五月,四川人民出版社推出《流沙河詩存》,精選八十首詩作,名「珍藏紀念版」,停止寫詩三十年後,他以舊作重歸讀者視線,仍熱爆文壇。讀者給他冠上諸多頭銜,而他最認可的是「職業讀書人」。有評論稱流沙河是中國「最後的讀書人」,「把書讀到沙河先生那個份上,以後怕是難再有了」。多年前人們就說流沙河是「成都的一張名片」,更有人稱是「成都這座城市的靈魂」。三年前酷愛讀書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夜訪成都寬窄巷子時,在見山書局就是買的流沙河《老成都——芙蓉秋夢》一書。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下午三時四十五分,流沙河離開了這個世界。據他兒子余鯤說,兩年前流沙河在成都第一人民醫院被診斷為肺炎,之後長期在家中服藥,一直沒意識到是腫瘤。十一月四日,流沙河轉至華西醫院治療,次日被醫生診斷為喉癌晚期。醫院和家人原擬於十八日為流沙河動手術,但在術前一天卻引發別的併發症,因胃出血而送到手術室已昏迷不醒,經搶救脫險,但內臟器官已嚴重受損。

流沙河原名余勳坦,一九三一年生於成都金堂縣城的詩書人家。四歲跟著一前清老秀才上課,學古文,做文言文,習書大字,後考入省立成都中學高中部。巴金小說、魯迅雜文、曹禺戲劇、艾青的詩都讓他沉迷。十七歲時,他以「流沙河」為筆名發表處女作短篇小說。筆名取自《尚書.禹貢》之「東至於海,西至於流沙」。因當時國人名字慣為三字,所以將「河」複補。他考入四川大學農化系,讀了半年便選擇離校,投身「創造歷史的洪流」,先後任《川西農民報》、《四川群眾》編輯,又調往省文聯。他主持創辦中共執政以來第一份官辦詩刊《星星》,創刊號上,他發表《草木篇》,那是一九五六年,他才二十五歲。翌年,「反右」運動中,因其作品《草木篇》被中共最高領導人毛澤東點名指「有政治思想問題」、「假百花齊放之名,行死鼠亂拋之實」,被認為是「向人民發出的一紙挑戰書」,由此被打成右派。《草木篇》也成了劃分右派的一個依據,反右一開始,他便被「莫須有」而認定為三個反革命集團的首領。

浩劫十年,流沙河被抄家十二次。他接受多種「勞動改造」,下放到老家金堂縣鋸木廠當六年木工。在省文聯圖書資料室管理報紙,在資料室庫房,他欣喜發現一堆「破四舊」留下的舊書多是先秦典籍。他說:「《莊子》讓我在人生艱難的時候,都保持開朗豁達狀態。」當時他想,自己這一生還有這樣多的精力可用,但能用在何處?他開始補課,讀數學、古代天文學、現代天文學、動物學、植物學,還有古代經學、古文字學。一九七八年,流沙河作為全國最後一批「右派」獲平反,他任金堂縣文化館館員,翌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後重新發表作品。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亞洲週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中國抗日實業家杜重遠的幼女杜穎去世。「六四」後中國與歐美關係緊張,杜穎和姐姐杜毅為中國大型基建引進外資及技術,愛國情深。 杜重遠被視為「傑出的愛國主義者和英勇的民主鬥士」,不過,這位曾經輝煌一時的歷史...
2019年12月8日
第33卷 48期
  原名余勳坦,1931年生於成都。十七歲時以「流沙河」為筆名發表處女作。曾考入四川大學農化系,讀了半年便離校,從事編輯工作,主持創辦中共執政後第一份官辦詩刊《星星》。因作品《草木篇》被打成右派,19...
2019年11月3日
第33卷 43期
香港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在採訪中談及開槍的選擇、警員的困境、溝通的機制。他相信警察專業,會謹慎地使用致命武力(實彈),但同時也擔心同事人身安全、在醫院受到不禮貌對待、子女在校園受到欺凌等。 兩邊聲...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