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焦點
2019年12月8日
第33卷 48期
昂山素姬為羅興亞問題抗辯 (梁東屏)

昂山素姬:將赴海牙國際法庭為羅興亞問題抗辮(圖:歐新社)

由緬甸逃到孟加拉的羅興亞難民(圖:法新社)

緬甸實質領袖昂山素姬出乎預料的打算親赴海牙國際法院,為羅興亞問題進行抗辯,目的並不在於勝訴,而是為了在明年大選之前,塑造為了國家名譽挺身而出的政治家形象,以爭取大多數緬甸人的選票。

緬甸實質領袖、國務資政昂山素姬及政府近日分別因為國內羅興亞人問題被控上國際法庭,雖然就實際的法律程序而言,即使遭到定罪,能否有效執行仍然頗有疑問,因此理論上昂山素姬應該可以秉持她面對這個問題的一貫態度,就是相應不理。

沒想到此次昂山素姬的反應卻讓所有的人大跌眼鏡。根據緬甸國務資政辦公室在臉書上發表的聲明,昂山素姬將於十二月親自率團前往荷蘭海牙出庭,為緬甸進行抗辯。聲明中指出:「緬甸已經聘請了著名的國際律師來對岡比亞的提案提出異議。為捍衛緬甸的國家利益,國務資政(昂山素姬)將以外交部長的身份,率領一支團隊到荷蘭海牙國際法庭進行抗辯。」

聲明中提到的控案是十一月十一日,西非國家岡比亞在位於荷蘭海牙的聯合國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CJ)指控緬甸違反了一九四八年聯合國的「防止及懲治種族滅絕罪公約」。這個公約係於一九五一年一月十二日正式生效,「種族滅絕(Genocide)」也在那時首度成為法律用語。

聯合國國際法院則成立於一九四六年,只受理國家之間的法律訴訟,至今為止總共受理一百七十八件控案,緬甸政府被控是最新的一件,至於依據「防止及懲治種族滅絕罪公約」的控案,在此之前,只有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控告南斯拉夫一案。

其次是在十一月十三日,羅興亞人及拉丁美洲人權團體將緬甸軍方高層和昂山素姬控上阿根廷法院,除了控訴緬甸軍方有計劃屠殺羅興亞人之外,也在控狀中指稱昂山素姬是屠殺羅興亞人的共犯,因為她所帶領的政府明明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沒有出面譴責軍方的作為,事後還幫助軍方掩飾。

前述團體在阿根廷提出控訴,是基於國際法上的「普遍管轄權(Universal jurisdiction)」原則,根據該原則,無論被告的國籍、居住國或與起訴國關係如何,由於其所犯下的罪行極為嚴重、被視為危害全人類,即使罪行是在起訴國領土之外犯下,該國也可以行使刑事管轄權。負責提控的人權律師托馬斯‧奧耶表示,他希望判決結果出爐後,阿根廷法院可以發出國際逮捕令。然而阿根廷本身的刑法並沒有明文規定犯下種族滅絕罪該如何懲罰。

另外,也設在海牙、專門調查戰爭罪指控的國際刑事法院也授權檢察官對羅興亞人危機進行全面調查。不過,緬甸並未簽署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因此拒絕接受其審理,可是,羅興亞危機另一當事國孟加拉是該法院的簽署成員。

控案對緬甸不利

岡比亞是一個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它聲稱是代表了由五十七個國家組成的「伊斯蘭合作組織」提出法律訴訟,由於國際法院是聯合國最高法律機構,這個提控也稱得上是個里程碑的法律事件。國際法院由十五個法官及院長組成,現任的院長來自索馬里,同樣的,索馬里也是「伊斯蘭合作組織」成員國之一。因此至少從表面上看起來,控案對緬甸是較為不利的。

因此,昂山素姬一反常態願意出庭抗辯,就更饒有興味了。

首先,有評論者指出,昂山素姬此舉可能有取悅軍方的意涵在內,事實上,軍方對昂山素姬將出庭抗辯一事的反應相當正面。緬甸軍方發言人兆敏敦准將就對伊洛瓦底新聞社指出,軍方會在這個問題上跟政府全面充分合作。至於軍方是否也會派代表出庭,他說,「完全聽從政府的指令」。他更進一步指出,緬甸軍方認為這次緬甸被控上法庭應該會「因禍得福」,因為緬甸將可以正式在國際舞台上對事件做出解釋。

他表示從二零一二年到二零一七年之間所發生的羅興亞人危機並非緬甸若開邦「本土人」也非警察或軍隊所為,而是「非本土人(指羅興亞人)」所引發,「然而,國際社會忽視了這個事實,只把焦點放在『(羅興亞人)大逃亡』上面,我們現在有機會在國際法庭上解釋了」。

緬甸的羅興亞人問題白熱化始自二零一二年該國若開邦發生幾起大規模佛教徒攻擊羅興亞人聚居社區事件,導致羅興亞人大量外逃至鄰國孟加拉而引起國際社會關注。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發生了更嚴重事件,一個名為「若開邦羅興亞拯救軍」的組織對三十幾個緬甸警方哨所同時發動攻擊,導致緬甸國防軍反擊並於隨後展開大規模「清剿」行動,造成近七十六萬羅興亞人外逃進入孟加拉,使得聚居在孟緬邊界的羅興亞難民已高達百萬之眾。事後也有跡象顯示,緬甸國防軍的清剿行動的真正目的其實是要驅趕羅興亞人。

很顯然地,昂山素姬此次在這個問題上大轉彎,是經過精密算計的。

幫緬甸軍方說話

首先,她的抗辯當然就是要幫緬甸軍方說話。如所周知,昂山素姬上台之後念念不忘的就是要進行修憲,而按照緬甸現行憲法,如果沒有軍方配合,幾乎沒有任何修憲的可能(軍方在國會佔四分之一保障席次,等於有天然否決權),跟軍方的關係緩和之後,就有可能鬆動對方的抵制。

特別是對若開邦羅興亞人危機較有認識的中級軍官,長久以來都盼望政府高層能對國際社會就羅興亞人事件做進一步解釋。他們認為國際社會一面倒地指責緬甸,卻忽略了緬甸內部對這個事件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昂山素姬先前在國際的壓力下堅決不低頭,不對緬甸軍方做任何譴責,實際上已經贏得了軍方的敬重,在他們的心目中,她是一位「意志堅強且有原則的政治家」。

就事實而言,緬甸內部對羅興亞人問題的看法確實跟國際社會有極大差距。而昂山素姬長時間以來迴避羅興亞人問題,也的確有她說不出的苦衷。簡單地說,英國人在一八二六年開始在緬甸實施沿海農業開發政策,同時引進孟加拉穆斯林進行墾殖,到了一九二六年若開邦(當時稱為阿拉坎)的孟加拉人已由最初的三萬人暴增為一九二五年的二十二萬人。最重要的是,當年英國人引進的孟加拉穆斯林對阿拉坎本地的佛教徒曾經有過不少「鵲巢鳩佔」的欺壓行為,雙方長年為了土地資源而發生衝突,兩邊關係本來就不好,等於是有「世仇」。

所以,在緬甸人的認知裏,羅興亞人是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英國對緬甸殖民統治時期進入緬甸若開邦的孟加拉人後裔,或是後來非法越界的孟加拉人,他們信奉伊斯蘭教,操持孟加拉語。正因為如此,緬甸政府拒絕承認他們是境內的少數民族,更遑論給他們公民身份,他們在緬甸也無工作權、受教育權,無法享受任何國家提供的福利,甚至連自由遷徙的權利都沒有。而且,在一九五零年以前,並沒有「羅興亞人」這個名詞。所以緬甸政府把羅興亞人視為「外人」,有其歷史淵源,緬甸的一般老百姓也不同意把羅興亞人納入。

昂山素姬很清楚在緬甸居於多數的緬族佛教徒已經是她的堅強後盾,隨著大選即將於明年到來,除了軍方之外,她也需要爭取少數族裔(不同於羅興亞人,他們是緬甸正式承認的少數民族)的支持。在這種情況下,昂山素姬前往海牙國際法庭進行抗辯,其意並不在於勝訴(光是七十六萬羅興亞人越界逃往孟加拉這個事實,就已經是無法抗辯的證據了),而是要在緬甸人民眼前塑造出敢於為國家名譽挺身而出的政治家形象,從這角度來說,昂山素姬其實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相關文章 更多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朝鮮給美國設定的核問題談判年底大限臨近,朝鮮再次發射「疑似超大型火箭砲砲彈」,半島局勢升溫,過去兩年的朝美外交接觸正走向解體,美好願景似成泡影。 平靜了一段日子的朝鮮半島局勢,緊張氛圍陡然升溫,國際社...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馬來西亞執政聯盟最大成員黨公正黨鬧分裂,黨主席安華與署理主席阿茲敏的裂痕白熱化,阿茲敏派系擬對安華發起不信任動議,衝擊他接任首相的機會。 馬來西亞執政聯盟希盟最大成員黨公正黨在十二月初召開黨大會,首次...
2019年12月15日
第33卷 49期
昂山素姬即將赴海牙國際法院為羅興亞人問題抗辯,其政治考量是為明年大選拉票和安撫軍方,獲人民支持,紛紛舉辦集會為她打氣。 西非國家岡比亞十一月十一日在位於荷蘭海牙的聯合國國際法院(Internation...
環球盛事 更多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亞洲週刊微信專頁
請使用微信掃瞄 QR Code